社保缴纳基数的合法性问题,并不属于法院审理范围 | HR律师

                 

地址Add:天津市河西区友谊路7号鑫银大厦2304

裁判要旨:社保缴纳基数的合法性问题,并不属于法院审理范围。

案情简介:

张某于2009年6月1日入职天津某混料有限公司,双方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合同期为三十七个月,自2009年6月1日起至2012年6月30日止,工作岗位为销售代表,工作地点为公司销售区域,(经当庭核实,该销售分支机构位于甘肃省兰州市,主要负责西北地区销售业务),合同约定实行不定时工作制度和休假制度,合同第二十条双方约定的其他条款第(1)项规定“乙方在人事关系所在地投保,甲方依规定予以报销”;2012年7月1日双方续订劳动合同,期限自2012年7月1日起至2017年6月30日止,其中,合同第二十条双方约定的其他条款第(2)项规定“乙方受托在其户籍或人事关系所在地投缴社会保险,并及时报甲方核销企业应承担部分”;上述合同到期后,双方又于2017年7月1日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张某的工作岗位为销售服务代表。

2011年,公司下发内部文件,规定北方区人员的奖金、差旅费等与主管责任目标相挂钩。

2013年11月28日,公司与案外人某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签订《人事外包服务协议》,双方就案外人为公司代管员工人事关系、代缴社保和公积金缴纳等事项进行了约定,2013年12月10日,张某签订书面参保类型确认承诺书,认可由上述案外人为其代办社保,合同生效后,案外人开始为张某正常缴纳社保,公司则对案外人支付的相关费用逐月结算。

2017年11月1日,张某向公司递交了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解除事由为克扣劳动报酬、未依法办理各项社会保险,双方劳动关系于2017年11月1日终止。

2017年11月7日,张某向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劳动仲裁,提出请求裁决公司向其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67312元、提成奖金23680元、2010年至2017年11月期间拖欠的差旅费5000元等请求。仲裁委于2017年12月13日作出仲裁裁决书,裁决公司向张某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57319.8元。

公司不服仲裁裁决,诉至天津市滨海新区人民法院(下称“一审法院”)。后双方又诉争至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二审法院”)。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建立的合法劳动关系受法律保护,双方应依照相关法律、法规行使各自的权利义务,一审法院针对公司不支付张某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57319.8元的诉请作如下分析:关于北方区人员奖金、差旅费与主管责任目标相挂钩的规定是否构成克扣劳动报酬问题,首先,张某已就该争议向劳动仲裁机构提起仲裁,仲裁机构经审理裁决驳回了其请求,张某未提起上诉,视为认可该裁决结果;其次,差旅费并不属于劳动报酬,根据张某提交的证据也无法认定公司存在克扣其劳动报酬的情形;最后,该项规定自2006年起实施至今,张某一直遵照执行,一审庭审期间并未举证证明其对该项规定提出过任何异议;故对张某以该文件违法而被迫解除劳动关系的抗辩意见不予采信。关于社保缴纳问题,双方作为平等民事主体,其签订的数份劳动合同均对张某社保缴纳问题进行了明确约定,双方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均遵照执行,并未因社保问题产生过任何争议,张某于2013年签订的《参保类型确认承诺书》中亦载明其放弃对用人单位主张经济赔偿及法律责任的权利,至于社保缴纳基数的合法性问题,并不属于法院审理范围,应由相关社保行政管理机构进行认定,经一审法院当庭释明,张某并未提交其他证据支持其主张,故其以公司未依法为其缴纳社保为由被迫辞职的抗辩意见理据不足,对其该项抗辩意见不予采信。故公司不向张某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的诉请理据充分,予以支持。

二审法院认为,当事人对其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予以证实,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以证实其主张的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本案中,关于张某二审提出的奖金、差旅费存在克扣的问题。其在仲裁机构经审理裁决驳回请求后未提起诉,绩效系公司根据效益具有一定的自主决定权,差旅费报销属于公司内部的财务,张某现主张2009年至2017年如此长时间的差额,但在该时间段内并未提出异议,综合现有证据无法认定公司存在克扣劳动报酬的情形。因此,张某的该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社保缴纳的问题。现张某正常参加社会保险,且在双方的劳动合同中对于该情形予以了约定,双方在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均遵照执行,并未因社保问题产生过任何争议,一审法院认定公司为张某依法缴纳社保的处理并无不当,张某以此为由主张经济补偿金的请求,缺少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