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逾期不缴或少缴住房公积金的,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责令限期存缴

           

基本案情:第三人张某某系原告某染织股份有限公司职工。原告未给第三人按照实际工资收入足额缴纳2008年至2016年期间住房公积金。2017年,第三人向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投诉原告未为其按时、足额缴纳住房公积金事宜。第三人向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明确其投诉的事项为原告少缴第三人住房公积金事宜。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经调查,向原告送达《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责令原告于4日内为第三人办理公积金补缴手续。逾期,原告未改正。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向原告送达《行政处理决定书》。原告不服,向被告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市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提出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通知书》。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作出《行政复议答复书》,并提交相关证据、依据。被告市人民政府作出涉案《行政复议决定书》。原告不服,遂提起本案行政诉讼。

裁判要旨: 本院认为,《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单位为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的月缴存额为职工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乘以单位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单位应当按时、足额缴存住房公积金,不得逾期缴存或者少缴。”第三十八条规定:“违反本条例的规定,单位逾期不交或者少缴住房公积金的,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责令限期缴存;逾期仍不缴存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关于住房公积金管理若干具体问题的指导意见》(建金管[2005]5号)第二条规定,单位和职工缴存比例不应低于5%,原则上不高于12%。本案中,根据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单位汇缴关系登记表上载明的单位缴存比例与职工个人缴存比例均为10%,上诉人某染织股份有限公司为原审第三人缴存的住房公积金月缴存额,应按原审第三人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乘以单位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即10%进行缴存。2008年7月至2016年9月期间,原审第三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已发生实际增长变化,而上诉人未按照上述月缴存额为其进行足额缴存,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依程序作出行政处理,责令上诉人限期缴存,符合上述规定,于法有据。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以原审第三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为基数,以单位缴存比例10%为系数,核算得出上诉人应补缴20793元。而上诉人主张其实际缴存住房公积金是按照单位和职工应缴纳住房公积金总额三分之二的比例缴存,故在其补缴住房公积金数额中应扣除其为职工个人缴存部分承担的金额,应属于上诉人与其职工之间的工资发放数额纠纷,并不能成为其少补缴住房公积金的法定事由。故该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裁判全文: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原告)某染织股份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市人民政府。

        原审第三人张某某

        上诉人某染织股份有限公司因诉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被上诉人市人民政府、原审第三人张某某公积金处理决定及行政复议一案,不服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2017)鲁0202行初211号行政判决,于2018年1月9日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1月23日在第十五审判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某染织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委托代理人,被上诉人市人民政府的委托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原审第三人张某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第三人张某某系原告某染织股份有限公司职工。原告未给第三人按照实际工资收入足额缴纳2008年7月至2016年9月期间住房公积金。2017年3月20日,第三人向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投诉原告未为其按时、足额缴纳住房公积金事宜。2017年4月11日,第三人向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明确其投诉的事项为原告2008年7月至2016年9月少缴第三人住房公积金事宜。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经调查,于2017年4月17日向原告送达青住金改正字【2017】21第007号《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责令原告于4日内为第三人办理公积金补缴手续。逾期,原告未改正。2017年4月25日,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向原告送达青住金处理先告字【2017】21第004号《行政处理事先告知书》,限期原告向其报送第三人工资收入明细及住房公积金补缴明细,逾期不报送,将根据建金管【2015】5号文规定或其他证据材料,核算原告应为第三人补缴住房公积金数额,据此作出行政处理决定。后,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根据第三人的实际工资收入核算出原告应为第三人补缴2008年7月至2016年9月的住房公积金20793元。2017年5月4日,第三人对上述补缴金额予以确认。2017年5月8日,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向原告送达青住金处理字【2017】21第003号《行政处理决定书》。原告不服,向被告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2017年7月11日,市人民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提出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通知书》。2017年7月18日,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作出《行政复议答复书》,并提交相关证据、依据。2017年8月25日,被告市人民政府作出涉案《行政复议决定书》。原告不服,遂提起本案行政诉讼。

        原审另查明,原告在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登记的单位缴存比例和个人缴存比例均为10%。在本次处理决定之前,原告为第三人实际缴纳和代扣代缴的公积金分别为:2008年7月至2015年6月每月125元;2015年7月至2016年6月每月133元;2016年7月至9月每月143元。原告每月从第三人工资中代扣的公积金分别为:2008年7月至2015年6月每月84元;2015年7月至2016年6月每月89元;2016年7月至9月每月95元。

        原审法院认为,《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第十六条规定:“职工住房公积金的月缴存额为职工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乘以职工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单位为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的月缴存额为职工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乘以单位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单位应当按时、足额存缴住房公积金,不得逾期缴存或者少缴。”第三十八条规定:“违反本条例的规定,单位逾期不缴或少缴住房公积金的,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责令限期存缴;逾期仍不存缴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根据上述规定,原告应当及时为第三人足额缴纳工作期间的住房公积金,否则,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有权责令其限期缴存。原告虽为第三人缴纳了涉案期间的部分住房公积金,但未根据上述规定以第三人上年度平均工资为基数缴纳,被告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责令其限期足额补缴符合法律规定。关于原告主张其之前从第三人工资中代扣的住房公积金少于代缴金额,由原告支付,该部分金额在本次处理中应予扣除,对此,原审法院认为,本案审查的是原告未足额为第三人缴纳住房公积金问题,关于原告主张其以前替第三人承担部分代扣公积金问题,系原告与第三人之间的民事法律关系,不能对抗本案公积金行政管理行为,故对原告的该项主张,原审法院不予支持。本案系公积金行政处理案件,并非行政处罚案件,原告要求本案适用《行政处罚法》,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另,关于原告主张复议决定应告知其司法救济的法院管辖级别,对此,法院认为,行政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对法院级别管辖作出了明确规定,人民法院和各方当事人均应按照上述法律规定执行,因行政复议法及相关规定对此没有规定,故法院对复议机关亦不做强制要求,从便民角度考虑,如果复议机关能够确定法院级别管辖的,可以明确告知复议申请人。被告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程序合法,原审法院予以确认。综上,原告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九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某染织股份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五十元,由原告负担。

        上诉人某染织股份有限公司不服原审法院判决,提出上诉称:一、原审法院事实认定错误,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作出的[2017]21第003号《行政处理决定书》所列明的违法事实认定不清,对于住房公积金补缴金额没有列明计算标准、方式和依据,不合法,上诉人是按照单位和职工应缴纳住房公积金总额三分之二的比例缴纳的,已经超额缴纳,该事实有工资表在案佐证,但是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却枉顾事实,在其作出的处理决定书中仍要求上诉人在为其补缴20793元,明显是不合法,应予撤销。原审判决认为上诉人主张的是以前上诉人为原审第三人多缴纳部分的认定与事实不符,在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为其补缴20793元的公积金中就包含以前年度相应月份的补缴额,以前上诉人多缴费,那么在计算补缴金额时自然应当一并考虑,所以,被上诉人计算的补缴额20793元是错误的,该行政处理决定应予撤销。二、被上诉人市人民政府作出的青政复决字[2017]28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审理期限超期且在复议决定书中未明确告知当事人在收到复议决定后,应当向何级人民法院寻求司法救济,其作出的复议决定书存在权利告知瑕疵,请二审法院依法纠正该复议机关的错误行为。综上,原审法院事实认定不清,公积金缴费额计算的方式直接影响到上诉人的实体权益,而原审法院并未认真核算,即仓促判决,请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审错误判决,予以改判。请求:1、依法撤销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2017)鲁0202行初211号行政判决,依法改判撤销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作出的青住金处理字[2017]21第003号行政处理决定书;2、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答辩称:被上诉人作出的青住金处理字[2017]21第003号《行政处理决定书》认定违法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且已明确告知上诉人应当履行补缴住房公积金的相关权利义务及计算依据,符合法律规定。被上诉人作出的青住金处理字[2017]21第003号《行政处理决定书》认定上诉人的违法事实清楚,并已告知其逾期不报送补缴明细表将根据建设部《关于住房公积金管理若干具体问题的指导》(建金管字【2005】5号)的规定,作出行政处理决定的计算依据及法律后果,符合法律规定。上诉人在被上诉人处登记的单位和职工个人缴存比例均为10%,上诉人称其按照单位和职工应缴纳住房公积金总额的三分之二的比例超额缴纳,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上诉人所称的其与原审第三人间代扣工资数额问题,依法不属于被上诉人的行政处理范围。综上,被上诉人的行政行为符合法律规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后依法维持原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市人民政府答辩称:一、被上诉人作出的青政复决字[2017]28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上诉人某染织股份有限公司对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作出的青住金处理字[2017]21第003号《行政处理决定书》的行政行为不服,于2017年7月5日向被上诉人提出行政复议申请。2017年7月11日,被上诉人依法受理该申请,并分别作出《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提出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2017年7月18日,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作出《行政复议答复书》,并向被上诉人提交了相关的证据、依据等材料。2017年8月25日,被上诉人依法作出青政复决字[2017]285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上述法律文书已经依法送达当事人。被上诉人经审理认为,《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第一条规定:“为了加强对住房公积金的管理,维护住房公积金所有者的合法权益,促进城镇住房建设,提高城镇居民的居住水平,制定本条例。”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本条例所称住房公积金,是指国家机关、国有企业、城镇集体企业、外商投资企业、城镇私营企业及其他城镇企业、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社会团体(以下统称单位)及其在职职工缴存的长期住房储金。”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单位为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的月缴存额为职工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乘以单位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单位应当按时、足额缴存住房公积金,不得逾期缴存或者少缴。”第三十八条规定:“违反本条例的规定,单位逾期不交或者少缴住房公积金的,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责令限期缴存;逾期仍不缴存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关于住房公积金管理若干具体问题的指导意见》(建金管[2005]5号)第二条规定单位和职工缴存比例不应低于5%,原则上不高于12%。原审第三人张某某是上诉人的职工,且为非农业家庭户口,上诉人应当按照规定按时、足额为原审第三人缴存住房公积金。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根据上诉人申报并确认的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及原审第三人的工资收入明细等材料计算补缴数额符合规定。上诉人未为原审第三人按时、足额缴存2008年7月至2016年9月期间的住房公积金,该行为违反了《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第二十条的规定。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依据《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第三十八条的规定,作出青住金处理字[2017]21第003号《行政处理决定书》的行政行为,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被上诉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决定维持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作出的行政行为。二、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7)鲁0202行初211号《行政判决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综上,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于法无据,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驳回。

        关于原审法院的审判程序,上诉人未提出异议。经审查,本院确认原审法院审判程序合法。

        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原审时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有:1、投诉申请书、受理通知书;2、青住金改正字【2017】21第006号《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及送达回证;3、青住金处理先告字【2017】21第002号《行政处理事先告知书》及送达回证;4、投诉申请书、《撤销行政执法文书通知书》;5、青住金改正字【2017】21第007号《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及送达回证;6、青住金处理先告字【2017】21第004号《行政处理事先告知书》及送达回证;7、《行政处理决定书》及送达回证;8、营业执照;9、原审第三人身份证、户口簿、养老保险缴费明细;10、原审第三人住房公积金账户缴存明细、原审第三人提供的银行工资流水明细、上诉人工资计算表、上诉人单位的汇缴关系登记表、应为原审第三人补缴住房公积金明细表。

        被上诉人市人民政府原审时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有:1、行政复议申请书;2、《行政复议受理通知书》;3、《提出行政复议答复通知书》;4、《行政复议答复书》;5、《第三人参加行政复议通知书》;6、《行政复议决定书》;7、送达回证。

        上诉人原审时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有:上诉人制作的原审第三人住房公积金缴费明细及涉案期间原审第三人工资计算表。

        上述证据已经原审法院庭审质证、认证,并已随案移送本院。

        二审庭审中,合议庭将本案的审理重点归纳为:1、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对本案应补缴数额的认定是否正确;2、被上诉人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是否超期及是否存在权利告知瑕疵。对于第二个问题,在二审庭审过程中,上诉人不再主张被上诉人市人民政府作出的行政复议决定超期及存在权利告知瑕疵,故该问题不作为本案焦点问题进行审查。围绕第一个焦点问题,各方当事人进行了举证、质证和辩论。各方当事人对上述证据的质证意见与原审时相同,对上述焦点问题的意见与其上诉、答辩意见相同。

        经审查,本院同意原审法院对上述证据的认证意见,并据此确认原判认定事实成立。

        本院认为,《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单位为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的月缴存额为职工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乘以单位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单位应当按时、足额缴存住房公积金,不得逾期缴存或者少缴。”第三十八条规定:“违反本条例的规定,单位逾期不交或者少缴住房公积金的,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责令限期缴存;逾期仍不缴存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关于住房公积金管理若干具体问题的指导意见》(建金管[2005]5号)第二条规定,单位和职工缴存比例不应低于5%,原则上不高于12%。本案中,根据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单位汇缴关系登记表上载明的单位缴存比例与职工个人缴存比例均为10%,上诉人某染织股份有限公司为原审第三人缴存的住房公积金月缴存额,应按原审第三人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乘以单位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即10%进行缴存。2008年7月至2016年9月期间,原审第三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已发生实际增长变化,而上诉人未按照上述月缴存额为其进行足额缴存,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依程序作出行政处理,责令上诉人限期缴存,符合上述规定,于法有据。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以原审第三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为基数,以单位缴存比例10%为系数,核算得出上诉人应补缴20793元。而上诉人主张其实际缴存住房公积金是按照单位和职工应缴纳住房公积金总额三分之二的比例缴存,故在其补缴住房公积金数额中应扣除其为职工个人缴存部分承担的金额,应属于上诉人与其职工之间的工资发放数额纠纷,并不能成为其少补缴住房公积金的法定事由。故该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被上诉人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对上诉人作出的涉案行政处理决定合法。被上诉人市人民政府对上诉人作出的行政复议内容正确,程序合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上诉人某染织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